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林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被时光遗忘的山村——里良  

2016-05-07 20:23:29|  分类: 雷峰之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作为土生土长的天台人,对于旧村落的记忆,会一直留存于童年时的记忆中。大抵应是相同的。天台县雷峰乡里良村便是这样留存于记忆中的旧村落。横跨村中的溪流,不曾打理过的古树,荒败的宅院,前门山,后门山,即便是无所事事在村中闲逛的老妇,也是时间停驻时豁牙微笑的慈祥模样。

这是一个被时光遗忘的村落。

爬上环绕村周的矮山,就能将村子看个大概。错落的四合院屋顶,静谧颓败,在青山的映衬下,仿佛总是蒙着一层灰。走近村落,才能渐渐发现里良的不同。那是古旧村落特有的,仿佛一个拐角,就能听见留声机传出一支永远也唱不完的曲子,时断时续,婉转幽远。村子是安静的,所有的事物都是缓慢呈现的。漫步村间的小道,即便已被水泥铺就,仍有一些顽强的野草从墙缝生长,那些不经意的绿让整条小道鲜活起来。泥墙、砖瓦墙与窄巷随处可见。随意走入一个四合院,总有废弃空置的房间,因长久未沾染生活气息,那些门板与窗棂都泛着白,边缘风化。卡着长满铁锈的门锁轻轻一推,积尘便轻轻四下跑开,就着那些穿过破旧窗棂的日光,隐约看见灰蒙蒙的生活空间。有时是厨房,锅盖半掀,灶台前下方随意丢着一个接水的小盆;有时是房间,被面目模糊的杂物堆满,只有被光线照到的地方依稀能看出床架子的一角;有时是杂物间,乱木和竹篮毫无章法地堆叠。那些生活过的痕迹被一致的灰黑色调覆盖,逐渐失去本来的样子。但每个四合院,总还有人居住的,冷不丁就会从一扇看似摇晃的门板后慢悠悠走出一位老头或老太,衣衫层层叠叠,牙齿不多,却新奇又热情地招呼过来。四合院围着天井,天井中间,种着树或叠着缸。四周一圈廊,随手就能在走廊找到一把竹椅或长凳,想象下着雨的天气,端坐在屋檐下,看着雨水从屋檐滴落,跌碎在天井的石板上,石板长满青苔,被雨水浸润,便更青翠一分。

像这样保存完整的四合院,里良村有很多。这在处处都是新农村建设的今天,并不多见。那些残缺的窗棂门板和屋檐,固执地展现着曾无限风光的精细木工,花样繁复,纹理精美,虽经历了时光,却另有一种古朴的凄凉之美。这些四合院紧密挨着,通过窄巷,互相交叠。从一个四合院,穿行至另一个四合院,大致的格局,只是细节各不相同。这个院落有桂花树,那个院落有荷花石板,这个院落有手摇风车,如此等等,像是经历了一个又一个不同的故事。

在窄巷中穿行,巷道曲折,偶然经过,便能看见断壁与荒草,有一些光秃秃的梁柱,兀自伫立着,无声无息。像是一次时光之旅,突然穿破现世与旧日的隔膜,进入了被凝固的时光,摊开手掌,便能看见那缓慢的时光流过掌心。我们转一转身,就能看见孩童时玩耍过的石堆与草垛,院子里跳过的格子,门前爬过的梨树。

而那所有童年记忆中的老村宅的模样,都能在雷峰乡里良村找到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5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